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穿越七零有空间 > 第230章 一肚子坏水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陈喜福也没有留情,也还起了手,俩人就这么撕打了起来,不过赵俊兰毕竟是女人,很快就体力不支,渐渐落了下风,她挨了打,也开始惨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我娘!”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赵俊兰惨叫的声音把在隔壁房间睡觉的陈庆和陈欢给惊醒了,俩人睡眼朦胧的跑来一看,急忙都跑了上来,一左一右的拉起了陈喜福的手。

    虽说陈庆和陈欢一个十二岁一个十岁,都还小,可是俩人一起使力竟也制住了陈喜福。

    赵俊兰看到陈喜福被两个儿子拉住,她跳了起来,手指弓着扑向陈喜福,然后狠狠的朝他脸上抓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陈喜福脸上瞬间就挂了彩,他疼的拼命甩动双手,陈庆和陈欢都被这股狠劲给甩开了。

    陈喜福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,他伸手摸了下脸,掌心只觉得滑腻,手心举在眼前一看,一手的血。

    “流血了,流血了,我要死了,你这个恶毒的婆娘,你真是....呜呜呜呜呜。”陈喜福看到血,脑袋一懵,腿一软就跪坐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让你打我,你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然敢打老娘。”赵俊兰头发凌乱,眼神狠毒的看向陈喜福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再打我娘,我就打你!”陈庆站到赵俊兰身后,凶狠的说道,而陈欢则是看看赵俊兰又看看陈喜福,然后默不作声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个臭小子,从小就一肚子坏水,不做好事,我陈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!”陈喜福听到陈庆的话后,哭的声音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少这副样子,恶心不恶心,你吃肉时可没问那肉从哪里来的?现在装的跟真的不知道一样,我就不信,你一点儿都没怀疑过!”赵俊兰朝着地上呸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陈喜福立马停下来不哭了,他当时看到那些肉,跟那些在陈旭辉屋里挂着的一模一样,他虽然有些奇怪,但是却并不想招惹事,反正只要他能吃到肉,这肉怎么来的他可不管。

    后来陈喜福又听到了陈旭辉屋子被烧的事情,他就偷偷把陈欢拉过来一问,果真又是陈庆放的火,他交代了陈欢不要往外乱说后,心里还觉得陈旭辉真是活该,谁让他不乖乖听话回来干活的。

    看到陈喜福不哭了,赵俊兰用手整了整自己的头发,有些懊恼的说道:“早知道烧了那房子,反而让他有了更好的去处,还不如就把东西偷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如直接把他烧死,让他过的比我们好!”陈庆狰狞的模样非常可怕,陈喜福都不由打了个哆嗦,他此时看着根本就不像一个12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庆向着娘!娘真没白养你。”赵俊兰听到陈庆的话,觉得说到了自己的心里去,她一把拉陈庆到自己身边,陈庆得意的看了一眼陈欢,然后靠在了赵俊兰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....你怎么教孩子的,杀人那是犯法的!要偿命的!”陈喜福彷佛第一次人似赵俊兰和陈庆一般,他眼里带着恐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被发现的!”陈庆兴奋的说道,他觉得做坏事不被抓到的感觉太刺激了,就像上次烧陈旭辉的屋子,后来村里也有人议论,可是却没有任何人怀疑到他身上,他觉得自己真是个小机灵呢。

    “胡闹,你们千万不要乱来,你们要是敢再放火,我就...我就......”陈喜福结结巴巴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就怎么,你去揭发啊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还惦记着那个小杂种的娘,人家都跟人跑了,你还念念不忘,反正在你眼里,我生了两个儿子了了还是不如那个小杂种的娘,而两个孩子,也不如那个小杂种好。”赵俊兰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几句话说的陈喜福一言不发,他挠了挠头,最后懊恼的说道:“反正你们要是觉得他现在过的好,去他那把东西偷回来也行,就是别放火了,不然引别人怀疑咱们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那个小杂种每天都去帮木家那群人干活,木家白天就一个老女人带着俩拖油瓶,我都去偷偷看了好几次了,东西好偷。”陈庆立刻毛遂自荐,踊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我儿真是脑子灵活,行,你抽个时间去,记得小心点。”赵俊兰顿时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“娘,我也要去。”陈欢看着陈庆得到赵俊兰的夸奖,他也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滚一边去,还敢背着我告状,这次拿回来了好东西,你一口都别想吃。”陈庆蛮横的推了陈欢一把,陈欢一下就摔倒在地上,他一句话都不敢说,默默的站起来躲到了陈喜福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庆,你一定要小心点儿。”陈喜福也没看陈欢,他嘱咐陈庆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啥时失过手,我现在就去,这会儿他家没人。”陈庆挥了挥手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许是陈庆以前小偷小摸的并没失手过,所以大家都没怎么担心,陈庆也是对自己的身手很是自信,他信心满满的去了木家。

    正如陈庆之前所料,木家的确没什么人,只有周水莲带着李盼弟和木小花在屋里做些家务。

    陈庆轻手轻脚的靠近木家,看到木家大门紧闭,又听到院子里传来周水莲和李盼弟的声音,俩人正打算去后边喂鸡,心里更加的无所顾忌了,他身子一侧,就到了陈旭辉的屋子门口。

    轻轻一推,房门就开了,陈旭辉因为周水莲在家,而他这里也没什么值钱东西,所以房门也懒得上锁。

    一进到房间,陈庆心里就开始冒酸水了!只见屋里干净明亮,那地上都不知道弄了什么,跟他们屋里地面坑坑洼洼的泥巴地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咦?陈庆看到陈旭辉这窗户好像跟别人家的不一样,本来他以为这窗户就是个空窗子,结果怎么感觉窗户里有东西,他伸手在窗户上摸了摸,入手冰凉,这是啥玩意?

    原来眼下村里每家每户都是用桑皮纸或者白宣纸浸桐油后糊窗户,没有一家用过玻璃,木秀这次盖房子,特地去了县城的玻璃厂,把家里所有的窗户都换上了玻璃,这让村里那些来过她家的人都跟看稀奇一样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